今天是 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门户网资讯 » 主页 > 相关导航 > 党建园地 > » 正文
杭州萧山环境集团有限公司
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10 11:12
[放大字体]   [缩小字体]      
 

古往今来,很多的文人墨客都对“做学问”作了不同的阐释。而我觉得“做学问”从浅到深的来阐述,应该是“学问做”。何解?

首先是第一层境界,学。我们只有通过看书学习,才能对各种专业名词有一定的积累量。以前总觉得看过了,知识就是自己的了,非也。我们看到的只是知识的表层,当然享受这个表层也要花上很久的时间,看完表层后,如果止步了,那这段记忆不久将从你的脑海里抹去。所以这也造成了多年之后,我们看到它,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却怎么也想不起它完整的容貌了。

其次是第二层境界,问。学完之后,应该就不懂的知识及时的请教长者或专业人士。孔老夫子曾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,表达的就是这层境界。知识面是一张完整的网,一横一纵方成知网。不懂的知识就是一横一纵上面的阙处,如果不闻不问,那么知网迟早也将面临似曾相识的结局。

最重要的境界当然是做。学的和问的知识如果不付诸实践,那么永远只是一堆数据和资料。我们只有通过反复实践,才会发现学问当中一些无法用书面化的内容来形容的地方,恍然间,“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。我们学习的最终目的是要通过学习别人的知识,形成自己独特的见解,通过不断推敲,创造属于自己的学问。(赵雪骏)
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