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门户网资讯 » 主页 > 护理 > » 正文
一代女杰何香凝:孙中山临终托付身后大事
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12 11:51
[放大字体]   [缩小字体]      
 

  【陈炯明眼中的“母老虎”】

1905年8月7日,经孙中山和黎仲实介绍,何香凝加入中国同盟会,成为首批会员,廖仲恺加入同盟会反倒落在妻子后面。为了确保同盟会在东京的重要活动秘密进行,孙中山特意选定廖仲恺的寓所作为集会地点,并让何香凝辞掉家中做饭洗衣的日本女佣,凡事亲力亲为。以往,何家九小姐和廖家少奶奶只知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;如今,她不得不硬着头皮亲自下厨,调制羹汤,烹炒荤腥,奏响锅碗瓢盆交响曲。何香凝把娘家汇来的钱款绝大部分充作伙食费,让常来常往的盟友每月都能打上几餐牙祭。何香凝口风紧,手脚麻利,而且不辞辛劳,深得大家的赞许,被亲切地称为“欧巴桑”。

1911年2月,广州黄花岗起义前夕,何香凝带着孩子返回香港。嗣后,革命事业遭受重大挫折,廖仲恺与何香凝被迫离开故乡,流亡东瀛。许多同志颓唐沮丧,投海自尽者有之,读经逃禅者有之,借酒浇愁者有之,自求多福者有之,脱离营垒者有之,然而何香凝刚强如故,笑傲如故,乐观如故,反衬得某些须眉缺斤少两。此后数年,国民革命败而复胜,胜而复败,孙中山与袁世凯的正面角斗经历了“二次革命”和“三次革命”的低潮期,幸得天才军事家蔡锷“为四万万国民争人格”,潜回云南,出手如电,身穿龙袍的袁世凯还未过足百日皇帝瘾,御座下就发生了地震和海啸。

一个袁世凯死了,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北洋军阀却纷纷跳出“潘多拉的匣子”,你攻我杀,涂炭生灵,使中国的政治环境变得愈加险恶。孙中山深感革命尚未成功,于是培植和积蓄革命力量,只等时机成熟,大兴北伐之师。然而,他万万没想到会祸生肘腋,一向倚重的将领竟然窝里反。

1922年6月16日清晨,粤军首领陈炯明的部属叶举、洪兆麟突然发动兵变。孙中山幸运脱身,登上永丰舰。此前两天,廖仲恺神秘失踪,何香凝以为他公务缠身,也没太在意,待到城中枪声骤起,顿觉不妙,立刻派人打探廖的下落。陈炯明先是以“领款”和“有要事相商”为由,将廖仲恺诱至惠阳,然后将他关押在广州西郊石井兵工厂。陈炯明得意地说:“我抓住了廖仲恺,‘孙大炮’的钱包就被锁死了,他迟早会向我跪地求饶。”陈炯明万万没料到,他的如意算盘很快就会落空,一只“母老虎”将要找他算账。


一代女杰何香凝:孙中山临终托付身后大事


何香凝乘坐电汽船去石井兵工厂营救廖仲恺,看到丈夫被沉重的锁链捆缚,艰于呼吸,她又愤怒又悲伤,心如刀绞。他们无法接近和交谈,只能用目光默默传递彼此的心声。第二次探监,她总算给他更换了衣物;第三次探监,她还意外地得到一个纸团,那是廖仲恺写给何香凝和子女的诀别诗,大有身死化厉、誓斩国仇的壮烈情怀:

  后事凭君独任劳,莫教辜负女中豪。

  我身虽去灵明在,胜似屠门握杀刀。

何香凝读罢,热血为之沸腾。然而形格势禁,她展开的营救行动希望渺茫,坏消息却接二连三。当时,何香凝身染痢疾,精神几近崩溃,甚至想过一死了之。在前往石井兵工厂的电汽船上,她决心抽完手中的香烟就纵身跳江。由于雨天潮湿,加上江风迅猛,她接连废弃了十几根火柴,香烟仍未点着。当手中只剩下最后一根火柴时,她暗自祈祷,要是这根火柴能够点燃,事情必有转机,当然她也就不必投江自尽了。结果,奇迹出现,这根火柴“哧”的一声跳出了红红的火苗。

何香凝不想再这样苦候傻等夫君出狱,她决定主动出击,找陈炯明当面要人,可后者有意回避,使她几次扑空。

1922年8月18日,陈炯明在广州白云山主持军事会议。何香凝一身泥污,突然闯入会场,使到会的军官面面相觑,鸦雀无声。陈炯明赶紧让座,为何香凝斟上一杯白兰地。她毫不客气,当众一饮而尽。陈炯明又叫勤务兵领着何香凝去别的房间更换干净衣服。何香凝冷眼看罢陈的表演,厉声表态:“衣湿有什么要紧?我今天来,还做好了血湿的准备!”这话就像一根尖利的鱼骨,直噎得陈炯明回不过气儿。何香凝继续数落:“你们记恨廖仲恺帮孙先生筹款,要将孙先生的‘钱包’锁得死死的,让他见不着天日。你们何不扪心自问,廖仲恺是否亏待过粤军?粤军在漳州闹饥荒时,他拿孙先生上海莫里哀路的住宅做抵押,填补军饷的缺口。现在可好,你们恩将仇报!”何香凝义正词严,陈炯明无言以对,脸色一忽儿白,一忽儿红,其他军官则惭愧地低下了头。何香凝铁了心要把这幕搅场大戏推向高潮,她当众放出一句硬话:“我今天上山,就没打算全身而退。至于廖先生,我也不指望你们放他活路,但我一定要你们给我一个决断的答复:究竟是放他,还是杀他。要杀,随你们的便;要放,就叫他和我一同回家!”陈炯明怕把事情闹大,为免粤军将士离心离德,立刻下令释放廖仲恺。在他眼里,这只“母老虎”的凌厉气势简直比一支劲旅的火力还要强大。
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 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