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门户网资讯 » 主页 > 相关导航 > 记忆追寻 > » 正文
追寻《文化苦旅》,走进神秘幽深的敦煌莫高窟
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11 09:39
[放大字体]   [缩小字体]      
 

追寻《文化苦旅》,走进神秘幽深的敦煌莫高窟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古老的西部丝绸之路,驼铃声声。神秘的敦煌莫高石窟,风尘阵阵。

沧海桑田,千山万水,在散文家余秋雨的眼里,都带着浓厚的历史人文气息。正如他所说:“我发现自己特别想去的地方,总是古代和文人留下较深脚印的所在,说明我心底的山水并不完全是自然山水,而是一种人文山水”。“每到一个地方,总有一种沉重的历史气压罩住我的全身,使我无端地感动,无端地喟叹。”这位边走边想,走得又黑又瘦的学者迎着唐朝的烟尘,宋朝的风雨,一路西部放歌,走进了茫茫沙漠中的古城敦煌,走进了幽深圣洁的莫高石窟。

敦煌莫高窟的创建,神秘而久远。

公元366年,一个叫乐樽的和尚云游四野,到了沙漠深处的敦煌莫高的山上,想选择心静之地栖宿。他在峰头环顾,突然看到一幅奇特的画面。“对面的三危山金光灿烂,烈烈扬扬,像有千佛在跃动。”乐樽和尚被这万道金光震撼,他擦了擦眼睛,是晚霞吗?不是,晚霞就在西边,正与三危山的金光遥遥相对。他刹那间激动万分,泪流满面。“乐樽激动地站在那里,眼前是腾燃的金光,背后是五彩的晚霞,他浑身被照得通红,手上的锡杖也变得水晶般透明”。在这个慧悟空灵的佛者眼里,这里就是神秘的西方极乐世界,这里就是他多年寻踏的佛门圣地。他把锡杖插在地上,庄重的跪下身来,朗声发愿,从今要广为化缘,在这里筑窟造像,让它永远金光闪闪,烁烁万年。

追寻《文化苦旅》,走进神秘幽深的敦煌莫高窟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乐樽和尚请来能工巧匠,在沙漠深处的陡坡叮叮当当地开工凿石。他把自己看到的奇景广为播扬,远近信士都来到此地朝拜胜景,捐资献爱。一天又一天,上至王公,下至平民,或者独筑,或者合资,把自己的信仰和祝祈,凝磨成一座座幽秘的石窟。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情深意浓,每一处精雕细琢的石窟中才情冉冉升腾,每一幅浓烈潋滟的壁画缭绕飞天。

在余秋雨的笔下,莫高窟壁画色彩线条蜿蜒迂回,沿着这条线的足迹,看到了莫高窟壁画从十六国开始,历经十个朝代,直到元朝末期。朝代更替,政权转移,经济发展,艺术形象、姿态和意境,风格和情趣,都在不断地变化。不同的时代,迥异的艺术家,为我们留下了百姿千态的飞天壁画。

“开头看到的是青褐浑厚的色流,那应该是北魏的遗存。色泽浓厚沉着得如同立体,笔触奔放得如同剑戟。”

从十六国北凉到北魏,大约170年。北魏驰骋沙场的多为北方膘壮之士,所以这时期的壁画线条粗犷朴拙,运笔豪放,大胆着色。一处壁画呈现一个故事,一抹着色就是一首绵延的历史长歌。其中,北魏《尸毗王割肉救鸽》的故事最为精彩。

这是佛成道之前的修行事迹,称为“本生故事”。早在释迦牟尼的前身,为尸毗王时,慈悲仁厚,广行菩萨道,唯求立地成佛。帝释和毗首羯磨想试探尸毗王的慈悲和道心,两个人就变成老鹰和鸽子,演出了老鹰要吃掉鸽子的一出戏。

尸毗王为了从鹰口中救出鸽子,他求老鹰不要吃掉这个弱小的生命。老鹰说:“我不吃掉这只鸽子,我就会饥饿而死。”尸毗王说:“我佛慈悲为怀,普渡天下一切众生,我把我身上的肉割下来给你吃吧。”老鹰说:“可以吃你的肉,但是你割下来的肉要和这只鸽子的重量一样。”尸毗王拿来一个秤盘,让鸽子站在一端。奇怪的是,他割下的肉总是比鸽子的重量少一点,于是,他不停地割,浑身鲜血淋漓,身体颤抖摇晃。老鹰不忍心,对他说:“你都快要死了,不要再割了,就让我吃了这只鸽子吧。”尸毗王坚决不肯,割的筋断肉尽,他使出最后的力气,自己站到秤盘上。他舍身救鸽的精神顿时感动得大地猛烈震颤,枯树生叶开花,天降缤纷香雨,老鹰和鸽子就此也不见了。霎时,尸毗王身体恢复完好,他经受住了血淋淋的考验,变成了释迦牟尼,于是圆满布施波罗密。

追寻《文化苦旅》,走进神秘幽深的敦煌莫高窟
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