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门户网资讯 » 主页 > 相关导航 > 记忆追寻 > » 正文
寻找曾国藩丨隔空对话,历史的声音犹存
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30 13:08
[放大字体]   [缩小字体]      
 

文丨郎永(京根儿)

“曾国藩教授这人不错,他什么时候来我们学校讲课?”听起来是句笑话,但真真正正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一所校园中。为了宣传传统文化,一所学校特意将曾国藩的治学修身理念张贴于校园的显著位置,而正因为落款为曾国藩三个字,才有了学生貌似“亵渎”,实属不知的话语。

这并非是一句笑话,其实又何曾是曾国藩很无奈那?我就曾遇到过不少青年朋友,尽享美味过后,居然不知西来顺为北京老字号的窘境。面对传统我们应该怎么传承,面对积淀我们如何保护与推广?放在今人肩头的并非只有责任,更是一种敬畏与掌中之宝的小心翼翼。

带着对于曾国藩这位在中国近代史中举足轻重人物的好奇,怀揣着探究这位一生风雨飘摇却最终挺立潮头,备受争议但精神世界得到诸多人效仿的奇人的浓厚兴趣,我踏上了寻找曾国藩的道路。

寻找曾国藩丨隔空对话,历史的声音犹存

曾樾父亲曾宪森读《曾国藩全集》所作的标注。

隔空对话,历史的声音犹存

缘分使然,正如我与京情京韵的缘分来自父母,我与曾文正公(谥号)的缘分则来自于一位小学老师——曾樾。上小学时只知道他是讲台之上,我众多师长中的一员,十几年后从知道曾国藩,知道了曾樾老师是曾国藩的第六代嫡孙。几十年后,再次因为一篇文章的缘分,与曾樾老师结缘,并开始了一趟隔空对话的寻访之旅。

虽然如今的交通工具发展迅速,而且尽量让乘客感受到更多的舒适,但还是对于连夜乘坐火车前往某地比较怵头。就是软卧包厢,也让久居都市的我,娇气地难以入睡,好不容易睡着,凌晨4点便在“晃晃悠悠”中苏醒。

“因火车得福”,睡眠时间短了,倒多了与曾老师攀谈的机会。虽然已经到了与我父辈相仿的年龄,但从他身上看到的是更多的忙碌,他告诉我,出行总喜欢选择过夜火车,节省时间,可以做更多的事情。而忙碌则早已成为了他的生活习惯,从教师到校长,就是如今已然退居二线,却身兼数职更加忙碌。而此行的安排,也如他的做事风格,在短短三日中。从为先祖修葺陵墓到感受岳麓书院的人文气息,从驱车数小时前往曾国藩老家双峰县荷叶镇,到走访曾国藩学校……我们的行程还未正式开始,便已经让我感受到了“马不停蹄”的真实意义。

听着老师的介绍,猛然想到,这样的忙碌,或许正出现于他的先祖身上。曾经在一份资料上看到。曾国藩虽身居要职公务繁忙,长年在外,无法经常督促子女,于是写信成为他教育子女的重要手段。即使工作到深夜,他也要抽空阅读子女书信。在家庭中提倡勤俭谦劳精神,反对奢侈懒惰。曾国藩本人虽位列三公,但他对兄弟、子女总是严格要求。他从不准许子女睡懒觉,不准子女积钱买田,衣勿华美,不准子女斥仆佣、轻慢邻居。在家教育子女敬老爱幼,出嫁后尊敬公婆,不能仗势欺人。在家里男要扫地、种菜,女要做饭、织布。妻子女儿跟他同住江宁(今南京)两江总督府时,他规定她们白天下厨做饭菜,夜晚纺纱织麻到深夜,而且天天如此。曾国藩的日常饮食,总以一荤为主,非客到,不增一荤。其穿戴更是简朴,一件青缎马褂一穿就是三十年。身教重于言教,曾国藩每天日理万机,自晨至晚,勤奋工作,从不懈怠给子女树立了很好的榜样。主要公文,均自批自拟,很少假手他人。晚年右目失明,仍然天天坚持不懈。他所写日记,直到临死之前一日才停止。

正沉浸在这隔空的对话中,火车已经停靠在了长沙站。简单解决了顿早餐,我们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风景独特的湖南大学校园内。

对于湖南大学的第一印象是空气,因为前一日刚刚下过雨,让我这位经常与雾霾为伴的北京人感到呼吸是件极为快乐的事情。湖南大学给人更多的感受则是诸多惊叹,一所大学没有围墙,完全开放,让人不禁有了不少疑问。而在这充满着明显历史符号的大学校园中,你看着穿着时尚清新的莘莘学子或是三两成群带着朝气漫步其中,或是发现春少女如春风一般与你擦肩而过,相信这样的校园已经让你醉了。

寻找曾国藩丨隔空对话,历史的声音犹存

曾国藩故居富厚堂。摄影:方建宏

让人迷醉的还有校园的所在地岳麓山,沿着山路漫步前行,两边古树林立,时而鸟鸣伴奏,时而树叶沙沙作响,耳畔猛然飘进校园中的铃音,让人沉浸其中。沿路,不少老坟出现在视野当中,此时你绝不会有半分恐惧,而是羡慕这些长眠者能够有福气在这样的风水宝地安家。
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