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   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门户网资讯 » 主页 > 医疗设备 > » 正文
[十年,这里]精细划分科室 快速康复系统:安医
  发布时间:2017-10-23 09:41
[放大字体]   [缩小字体]      
 

  央广网合肥1月1日消息(记者肖源 王利)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2017的大门从今天打开,站立在一个常变常新的时代,人们关注今天的生活,更憧憬未来将是怎样的世界,父母如何养老,孩子怎么上学,房价是涨是跌,看病会容易一些吗?空气会好一点吗?同一座城市的你我能够平等生活吗?

  中国之声从2013年起推出了大型记录报道《十年,这里》,连续十年,用话筒聚焦10个中国地点,记录这些地方每年的变化,记录这些地方的人们每年的喜怒哀乐,从细节处展开微观中国的生动图景。今年是《十年,这里》记录的第四年,今天起至1月10号,与大家一起分享时代变迁,倾听中国样本。

  过去的三年时间,人们通过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小断面,观察医改时代,这里的点滴变化。经过前几年的流程再造,这里门诊量增长势头得到遏制,群众就医体验得到改善。前几年播下的医改种子,正在逐渐开花结果。

  2016年8月开始,安医大一附院系统化地推行亚专科建设,精细划分科室,配合多学科会诊,再辅以快速康复系统,试图在有限条件下,通过医院自身努力,减少医院运营成本,提高医生服务质量,降低群众医疗负担。

  合肥市绩溪路218号。繁忙的交通,拥挤的人流,附近的鲜花水果小店,安徽省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门口,与其它任何一个城市的大医院,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对于今年三十岁的合肥市民刘女士,2016年,这里,让得了尿毒症的她重获新生,“10月初看的尿毒,其它医院肾内科医生跟我说,过完年能把手术做完,我也没做什么准备,通知我可以手术,我稀里糊涂就来了,比我预想的快,12月13号手术完出院。我应该是特例,伤口长得慢。”

  刘女士只是安医大一附院今年做的六十多例肾移植手术患者之一。这里在2016年,还成功地将两名幼儿肾脏,移植到成人体内,预后良好。在肾移植专科负责人廖贵益看来,这一切,都是2014年医院系统化地推行亚专科建设的结果,也就是将原来的大科室进行精细分类,“假如不搞亚专科,那一搞这一搞,样样会而不精,病人可能就在你手上走些弯路。亚专科的开展对医生来说就是技术越来越精,熟能生巧。”

  亚专科建设给医生带来的好处,工作四年的骨科医生葛鹏,深有体会,“人体的骨头比较多。从脊柱骨看,分颈椎、腰椎,光看脊柱外科,病种也很多。对于年轻医生而言,可能每个方面都只是粗略涉及,分开后可以对脊柱方面有很深的研究,能把更多精力集中在局部专科上。”

  对葛鹏这样的年轻医生,亚专科建设好处不少。而骨科主任申才良坦陈,改革,就会有阻力,亚专科建设推行之初,也不例外,“以前都看,现在搞亚专科后,我就看脊柱,其他专业都不搞,好多人不理解。水平高的医生本身开刀技术高,不存在问题。对于水平不高吃大锅饭的医生,就会触及到他的利益。”

  精力集中于某一个病种,接触的病人多、经验丰富、手术熟练,病人遭受的痛苦就小,花费也少。安医大一附院党委书记梁朝朝说,其实,这才是亚专科建设的最大意义,“因为医改也是要求分级诊疗。像我们这样的医院,主要从事一些疑难危重的病人治疗。常规病应该是到县级或市级医院处理。只有分得精细,医生水平才能提高的更明显。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一个医生只有做得越精,水平才能越高。水平提高了,病人手术的效果和安全性就高,给病人处理得就更得心用手。”

  人体是一个复杂的工程,很多病,并不单纯。尿毒症患者可能同时患有高血压高血脂、恶性肿瘤可能并发腹水等。医生越来越专,会不会造成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局面?梁朝朝介绍:“人体是个整体,肾脏病我们去做手术,但肾脏病变可能同时影响心脏,影响肺,影响其它器官,所以我们医院有MDT,多学科会诊。病人涉及到哪些科,哪些科人就在一起讨论,就是聚变和裂变。裂变是越分越细,聚变是在越分越细的基础上整合,怎么把它有机地结合好是关键。”

  在有限的舞台上,安医大一附院在闪转腾挪,试图在医院收入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,尽可能多地减少患者支出。亚专科建设,配合多学科会诊,再辅以快速康复系统,这就是安医大一附院在过去的一年,乃至几年里播下的种子。普外科主任李永翔说,快速康复肯定符合医改精神,这是系统工程,让病人减少痛苦,出院快、减少费用,提高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,最终目的是让老百姓花钱少、政府花钱少、恢复快。

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